知识天地Knowledge Corner

联系我们Contact us

恬恬一然婚姻心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
地址:苏州高新区滨河路1388号3A楼5F
无锡分部地址:无锡市解放东路918号泰翔大厦
预约电话:13914007101
固定电话:0512-68056440
邮箱:2875874088@qq.com

您现在的位置:知识天地知识天地

我和一个离婚女人的故事
【字体:
2015-09-07 16:50:14
已阅读 1496

苏州恬然婚姻家庭心理咨询

电话:13914007101

      0512-68056440

网站:www.sz-trzx.com

      对于一个23岁,刚从象牙塔里走出来的年轻人来说,踌躇满志却又迷茫万分。十一月的天气变得凉爽,毕业好几个月了我却还没找到心仪的工作,每天辗转于广州的人才市场和各个公司。

  深夜的五山路有点冷清,我摸了摸口袋,苦涩地咧了咧嘴,只剩500多块了,三四个月时间,花掉了整整已经两万块了,再也无颜向父母开口要钱,用力甩了甩头,径直走进了一家士多店。
  “你好,给我拿包芙……”

  “要咩吔烟?”

  “白沙吧。”

  掏出十块钱放在柜台,转身就出了门,左右张望了下,找了个台阶坐了下来,点燃了一支烟,狠狠吸了一口,有点郁闷的心情仿佛一扫而空,车到山前必有路吧,心里默默地想道。

  “咚。咚。咚。。。”一阵高跟鞋声打乱了我的思绪,我循声望去,昏暗的灯光下,一个身材高挑,穿着很讲究的女子向我靠近,隐约看到脸上的表情有点焦急。

  “这位先生,请问…”一口纯正的普通话,表情有点犹豫,欲言又止。

  我有点警惕,面无表情地看着她,没有说话。

  “请问能帮我个忙吗?我。。(抿了抿嘴)我钱包丢了,能借我点车费吗?” 声音轻柔,有点手足无措。我仔细看了看她,面容姣好,二十七八岁,眼神里有一丝央求。

  心里苦笑了下,起身掏出了100块递给了她,就当是做了件善事吧,说一句赶紧回家吧,没有理会她感激地说谢谢和鞠躬,转身离开。

  走了不到20米,背后又响起她的呼叫,我回过头,她一边叫我一边小跑着过来:“先生,抱歉,我…对不起,你…你能送我回家吗?我有点怕。”说话有点语无伦次,有点急切地看着我。

  我皱了皱眉,心里有点打鼓,不会真尼玛是骗子吧?盯着她眼睛,很清澈,没有一丝闪烁。呵呵,我一穷屌丝,要钱没有,要命一条,人家图啥呀?我自嘲地想了想。

  “这是市区,你打的怕什么?”我一脸疑惑看着她。
  “我…我曾经被人抢劫过。”她嗫嗫道,低垂着头,不敢看我。

  沉默。气氛有点尴尬。

  她抬起了头,我冲她笑了笑,“你住哪里?我送你。”

  她面色一喜,说了句谢谢,并把我给的钱还给了我。很快我拦下出租车,一起上了车。

  一路无话,我静静看着窗外掠过的城市,心里有点忐忑,又有点向往,转头看了看她,双眸紧闭,昏暗的灯光打在她精致的脸庞上,秀发随在窗外的微风轻轻拂动,我不由得呆了呆,有点慌张地转过头。

  很快到了目的地,珠江新城,不知道是哪个小区,我心里暗暗骂了声草!尼玛有钱!下了车,我冲她笑了笑说:“回去吧,你已经安全了,不用谢我。”有点调侃的语气,把她逗笑了,她热情地叫我上去坐坐,并且十分坚决地要把钱给我,我看了看四周的环境逼格,心里稍稍安了心,再说自己现在也穷,再三推脱我还是上去了。
  默默跟在她身后走进了电梯,我双手插兜,倚在一角,小小的空间里,空气仿佛凝固了一般。她放松了许多,冲我莞尔一笑:“我还不知道你名字呢?我叫许婷,今天真是太谢谢你了。”
  “举手之劳而已,我应该没你大,叫我小刘就可以了。”

  电梯缓缓停了下来,我看了眼,33楼,一路跟着走到门口,她掏出钥匙开了门,热情地邀请我进去,主动给我拿了双拖鞋,抱歉地笑了笑说“只有女式的,凑合下吧。”我说了声谢谢走进客厅,有点吃惊,复式公寓,中央空调,实木地板,豪华得有点不像话。

  她给我倒了杯水,微笑着说:“你先坐会,我冲个凉,遥控器在茶几上,看会电视吧,别客气。”转身走进了卧室,我打开电视,转到了体育频道,正直播西甲联赛,平时最喜欢的东西现在却没有一点兴趣,心不知道飞向了何方,就那样傻傻的盯着屏幕,好似人神分离。

  时间随着我的心跳嘀嗒嘀嗒在流逝,我有点耐不住,习惯性地掏出烟叼在嘴里,瞬间又反应过来,这不是自己家。讪讪地拿了下来,卧室门就开了,她有点新奇地看着我说“要抽烟吗?我给你拿烟灰缸。”我尴尬地摸着头,撇了撇嘴,看着她拿出烟灰缸摆在了茶几上,转身坐在了我旁边。

  突然她好像想起了什么,转过头在沙发上拿起一个皮夹,掏出一叠钱塞我手机,有点感激地说:“小刘今天真是太感谢你了,这些钱拿着。”我有点被吓到了,急忙甩开,推脱了一番,她妥协了。看她没在坚持,我也轻松了些许。主动跟她聊天,开玩笑说“你家挺有钱的嘛”,没想到她脸色一变,满脸哀伤,好一会才幽幽说,“我离婚了,这是我前夫留给我的房子。”
  我愣了愣,低声说了句抱歉,气氛又变得沉闷,她却扑哧一笑,“离了挺好的,自由自在。”我看着她眼睛,清澈的眼神中透露出一股难言的落寞,我知道那是一种强颜欢笑,又是一个苦命的女人。
  聊了一会,我掐灭香烟,看了看手机,起身提出告辞,她急忙站起来,睡衣中一抹春色一闪而过,雪白的肌肤有点刺激我的眼睛。她一把拉住我,又急忙松手,“今晚别走了。”我一个踉跄,回过头,看见她眼中一抹羞涩。“不是,你别误会,我是说太晚了不安全,小区又很难打到车,我这还有空房间,明天再走吧。”她急忙解释道,面色羞红。

  她的话已经引起我的误会,我有点慌张,强行压抑着那抹怦然心动,“没事,我找个宾馆就可以了。”音带有点颤抖,但理智告诉我要克制。
  “陪姐姐聊聊天,别走好吗?”声音有点凄凉,我清晰的感受到她眼里的那份落寞孤单,是啊,聊天中得知她离婚两年了,爱人的背叛,家人的疏离,工作的压力,上天对这样一个女人实在太不公平了。 我突然有点不忍心,她很漂亮,但我更多的是觉得怜惜,看着她渴望的眼神,不自觉地点了点头。

  她突然高兴的像个孩子,泛红的双眼眯成月牙,皱着鼻子笑的很开心,推着我的后背进了她卧室,“去洗个澡吧,我去做宵夜,嘻嘻。”

  走进房间,香气弥漫,粉红的色调映入眼帘,整洁的大床上躺着一个大大的熊娃娃,我忍不住笑了笑,转身进了浴室。

  很快脱光自己的衣服,随手一把扔在洗衣机上,眼睛不经意一瞥,目光仿佛定格——一套粉色的内衣内裤散落在旁边衣娄里。呼吸有点急促,做贼心虚地看了看门,又回转目光。它仿佛有一种魔力吸引着我,吸引着我伸出了犯罪的双手。。。 男人心理的阴暗面体现的淋漓尽致,闻着内衣上残留的香味,满足中夹杂着罪恶感,让人欲罢不能。

  我猛地甩了甩头,急忙打开淋浴,冷水倾泻而下,强行顶住心里的那抹骚动,胡乱洗了下,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走出了浴室。

  饭厅中,一个曼妙的身影在忙碌,我走了过去,餐桌上摆好了几个凉菜,还有红酒和高脚杯,我拿起酒看了看,不认识牌子,但好像很高档的样子。

  “洗好了?来坐下吃点东西。”

  “谢谢。”我回了句,坐了下来。她回身找了个开瓶器,有点艰难地开启红酒瓶。

  “我来吧。”我一手接过红酒,一手去拿开瓶器,可能有点紧张,一手握住了她的手指,迁细,修长,有点凉,她赶紧送开,开瓶器掉在了地板上, 发出一声沉闷的响声。指尖划过我的手背,仿佛带着电流一般传到我的心脏,心跳瞬间欢腾起来。

  她蹲下身子去捡开瓶器,及腰的黑发从我眼前飘过,一缕清香钻入我的鼻孔,我低下头,视线像x光般从她胸中扫过,宽松的睡衣随着她的动作变形扭曲,那一抹春色又悄然出现,深不见底的ru沟狠狠刺激着我的神经,带动着跳动的血液涌上头部。

  我咬了咬牙,后退了两步,极力避开那抹诱惑,没想到却柳暗花明又一村。睡裙下,那丰满却不肥腻的大腿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,一抹黑色一闪而过,来不及欣赏,她起身把开瓶器递给了我,我避开她的目光,手忙脚乱地打开了红酒。
      恬然婚姻咨询中心点评:
      这种情况在现实生活中不是没有,但是很少很少几呼不存在。至使好多想不劳而获的年轻男人上当受骗。甚于使一些思想不健康的人从幻想升至意淫(好多文章都是文笔好的人意淫写出来的,不要当真)。这都是网络时代造就的怪胎。艳遇约等于馅饼,99%馅饼就是陷井,望慎重。

版权所有:苏州恬恬一然婚姻心理咨询服务有限公司 地址:苏州高新区滨河路1388号3A楼5F  备案号:苏ICP备17031409号苏公网安备 32050502000785号